薊落/Charlie

終極愛豆Elliott Smith, Quentin

I'm doing just fine hour to hour note to note.

趁着七夕凑个热闹【干嘛啦

飤鳥:


  • 原本是打算写另一篇的,结果写了一千来字卡文卡得写不下去。想着试试写纯对话应该比较顺,于是转回来写蝇王。结果还是只写了一千来字【


  • 而且还只是一个片段【


  • 是之前去看麦克白发现那位麦克白竟然是红毛,突然被戳中,连忙用手肘捅隔壁的朋友说是Jack是Jack(。)看完超爽的,用了一个图债机会约了一张麦克白paro的图(。)不过莎翁的我好像也是最喜欢麦克白【


  • 然后趁着七夕写一段【干嘛


  • 麦克白当然是Jack演啦,其他角色可以猜猜(没人猜)






  • 顺带提一下,jalph本完售啦!希望能有些,不要提我第一篇最后一段双引号全部反过来的这种repo...不需要抓虫啦!!









Jack:不,不不不...你以为我们犯下的这种罪行能够被原谅吗!难道你已经忘记Simon主教为我们做出的贡献吗,难道你可以对他的善行视而不见吗。


Roger:让我紧握住你的手吧,让我把你的颤抖平复。


Jack:我的手原是洁净,而现在匕首依然握在我的手里。即使它已经被你夺去回归它本应该处在的地方,回归Simon主教被剖开的身体。


Jack:这双手能够被洗净吗,如果是那无边无际的浩瀚大海。不,我的罪恶会将那碧蓝的海水染红,就如我将Simon那无限善良的灵魂掐死一样。


Roger:噢,拜托。成为一个男子汉吧,做男子汉应该做的事情。我的双手同你一样鲜红,但我绝不会让我的脸色如你一般惨白。想想未来,女巫已经预示你成为司铎,而这以成为现实。难不成你还在质疑关于主教的预言是否会成真吗。主已经将道路指引给你,难道你能够移开视线吗,难道你宁愿走上别的邪道吗。


Roger:“你们要进窄门。因为引到灭亡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是多;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——


Jack:你该再去回去看看!回去看看那满地的血,满地的罪!那是我们为了一个卑鄙自私的目的而伤害的一个圣洁灵魂!你再走回去,再走过那些黑暗,绕过灯光,推开他的房门。只要你走进去,就能看到Simon主教的尸体,只要你伸出手,伸出那肮脏的手。那身体还暖和着!在半个时辰前!在上一次敲钟之前!他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!而现在,而现在你看,你看那满世界的鲜血。你听,听那无处不在的哀嚎声。


Roger:把你的手从你脸上移开,别遮挡住你的表情。这些脆弱这些痛苦并不是可耻的事情。你说的那些,那些不是血,那些是红色,那些是甘醇的葡萄酒。是你迈向主教之路的途径。但你将匕首刺入他身体时难道没看到他的权戒吗,难道你没有看到那闪亮的十字架吗。


Jack:不,他的十字架放在床头。


Roger:噢,别失落,你会得到的。你会得到属于你的戒指,你的礼服,还有你专用的小圆帽。


Jack:拿开你蜂蜜似的话语,收回你糖浆般的亲吻。你该回想起Simon主教做过的善事,当他给教友洗礼时的场景,当他接济穷人时的画面,甚至,该死的,甚至他帮我祝圣时所说的话。就连你也是!在他手上的傅油涂上之前你不过是个执士,而傅油滴落后你便成为一名神父。这难道不该感恩吗,难道我们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天主,都不是主教给的吗!告诉我啊!告诉我啊Roger!


Roger:难道我们的未来就不重要吗,你选择成为副祭,选择成为跟我一样的神职人员。当你宣誓终身独身,当你选择向我坦诚。我们已经背负着罪恶行走在主的领域之下,透过那彩色的玫瑰窗你的愧疚就能消失吗,路过那点燃的祈祷蜡烛你的罪恶就能被烧尽吗。当我们把生命共享,把我们的蜡烛留在外面在黑暗中拥抱互相占有的时候。那巨大的十字架已经扛在肩上。你又为什么不能勇敢地用黑色红边的礼服将它遮挡,想想我们可以拥有的未来,想想我们过去一直隐瞒的东西。


Jack:这是罪恶。


Roger:你是指哪一件。


Jack:都是。


Roger:看来你平复得比我想象的更快,那么回去睡觉吧。待我们把这满手的鲜红洗去,愿这是个无梦之夜。愿在睁眼时这可怕的夜晚已经结束。


 

评论
热度(6)
  1. 再見Ricci飤鳥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再見Ricci飤鳥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再見Ricci | Powered by LOFTER